-

《腹黑皇叔很撩人》

小說介紹

主角叫葉輓歌秦非夜的小說叫做《腹黑皇叔很撩人》,它的作者是桑小小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

葉輓歌心中一動,來人竟是‘她’愛死愛活的未婚夫——七皇子秦景司,她立刻閉上眼,索性裝死到底。“景司!弄——開&mdas

《腹黑皇叔很撩人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葉輓歌心中一動,來人竟是‘她’愛死愛活的未婚夫——七皇子秦景司,她立刻閉上眼,索性裝死到底。

“景司!弄——開——她!”秦非夜深深的閉上了眼。

秦景司訝然的看著這慘絕人寰的畫麵,半響纔回過神來,便立刻上前要去拉開葉輓歌,可憑他的力氣根本拽不動,他委屈至極,“皇叔,這個女人跟豬一樣,我拽不動,我拽不起來啊!”

繼而又罵道,“葉輓歌,你彆以為你是永寧侯府的郡主就可以肆意妄為,你給本皇子起開!我皇叔快被你壓死了!”

葉輓歌想,若是再不起來,秦非夜真的要殺人了,於是,她立刻翻了一個身,跌坐在一旁。

“葉輓歌,跑來本皇子的院子做什麼?你還當你是本皇子的未婚妻呢?隨意闖入本皇子的府邸!你簡直......”

“景司。”

秦非夜此時四肢無力渾身發軟,他這一生何曾有這樣狼狽的時候。

“皇叔你怎麼還趴著呢!是不是這胖子把你壓壞了?”秦景司哎呀一聲急忙上前想要扶起秦非夜,但又忽然想到什麼似的伸回了手,“皇叔,我,我要是碰了你,你會不會剁了我的手?”

“你說呢?”秦非夜掃了秦景司一眼。

秦景司立刻乖巧的掏出手帕纏住自己的手再將秦非夜扶了起來,他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的肌膚觸碰到秦非夜。

一打眼卻看到了皇叔脖子上一道清晰的齒痕,他閉上嘴,也不敢多問。

秦非夜半靠在秦景司的身上,看著幾乎要把頭埋進土裡的葉輓歌,一雙眸子幾乎要噴出火來,“起來!”

葉輓歌小心翼翼的睜開眼,一眼便看到了高貴不可侵犯的寂王殿下臉上的左一塊右一塊的汙痕,一身葉衣上沾滿了落葉枯枝,仿若高高在上的神邸跌入泥潭般浪費。

她縮了縮脖子,視線移到了一旁的秦景司身上,那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,長得十分漂亮,不知為何,她心中突然就迸發出一種強烈的愛意來,她的身體瞬間就不受控製了!

“景司哥哥!”一道甜膩的呼喚聲從葉輓歌的喉嚨中溢位,接著身體便以一種可怕的速度朝著秦景司撲了過去。

秦景司驚恐的瞪著眼,扶著秦非夜連忙往後退了幾步。

葉輓歌在這種事情上身手總是格外的敏捷,她一把便抱住了秦景司的腿,咚的一聲坐在了地上,渾身的肉跟著她顫了顫。

她揚起臉,含羞帶怯的看著眼前的少年郎,“景司哥哥,你真好看......”

“你你,你又來了!你放開我!”秦景司十分嫌惡的大叫起來,但被葉輓歌扒住瞭如何也掙脫不開。

“景司哥哥,你不要討厭我,我最喜歡你了......”葉輓歌說完那一番話,五官似乎有些扭曲起來,她極力的想要扒開自己的手,卻是徒勞。

“皇叔,救我,救我!啊啊!”秦景司厭惡的嗷叫起來。

“皇叔,我,我控製不住自己,你幫幫我......”葉輓歌轉頭看著秦非夜,胖的看不見五官的臉上滿是嬌羞和懊惱雜情緒。

秦非夜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直線,“本王,並非你的皇叔,解開我的穴道。”

“我是您未來侄媳婦,您可不就是我皇叔嗎?皇叔,那你先把我拉起來,我才能幫你解開穴道啊。”葉輓歌可憐兮兮的看著秦非夜。

秦非夜冷睨了葉輓歌一眼,完全冇有要伸手拉她的意思。

“喂,蠢貨,什麼侄媳婦,本皇子已經說過了,我寧死也不會娶你的!這婚約總有一日會解的!”秦景司幾欲跳腳。

“七皇子!”葉輓歌抬眸瞪向秦景司,本欲罵出口的話立刻成了,“景司哥哥,人家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妻呀~”

葉輓歌懊惱至極的收回視線,氣得險些把自己的舌頭咬掉,她壓低聲音罵著自己,“我呸,我還控製不住你了?你死了也不放過秦景司?犯得著一看到他的臉就犯花癡嗎?給我停下!”

“你嘀嘀咕咕什麼?還不快放開!”秦景司踹了葉輓歌一腳,拚了命的想將自己的腿抽出來。

葉輓歌閉上眼,五官極度的扭曲著,左右手似乎在做著什麼抗爭般,終於將自己的手從秦景司的腿上掰了下來。

“秦景司,你站我背後去,彆讓我看見你那張臉!”葉輓歌一站起來就側過身去,以手擋住眼睛,極力避開秦景司的麵容。

秦景司瞬間就炸了,“你說什麼?你還嫌棄本皇子這張臉了?”

秦非夜已是極為的不耐,氣息起伏劇烈。

“皇叔,我觀您印堂發黑,氣息不穩,心跳加速,是心火旺盛之症,冷靜一點,你這樣會爆血管的。”葉輓歌振振有詞的說著,一邊走向秦非夜輕輕的抬起了手。

秦非夜下意識伸手攔住葉輓歌,“何事?”

“給你解開穴道啊!”葉輓歌想了想,又補充道,“但是皇叔你要答應我,我剛纔所作所為都不是故意的,你不能事後追究。”葉輓歌討好的笑了笑。

“哼!”秦非夜剮了葉輓歌一眼,不置可否,但渾身的氣息卻已經越發的躁動起來。

“葉輓歌,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我皇叔不敬之人,你還指望我皇叔不事後追究?”秦景司在一旁冷嘲熱諷。

葉輓歌無視秦景司,繼續說道,“皇叔,你不答應我,那我可不敢給你解了穴道,不然你肯定會打我。”

秦非夜劍眉一壓,渾身的氣勢威逼而來。

“我剛纔摔著了,昏了頭才胡言亂語,皇叔你承諾了你不揍我我再給你解開穴道。”葉輓歌試圖討價還價。

“癡心妄想。”秦非夜鷹眸一抬,似乎在運氣衝破什麼。

“皇叔,你在強行衝破穴道?你這樣對身體損傷極大啊,咱們還是有話好說......”葉輓歌看出秦非夜的異樣來,步步後退。

秦非夜悶哼一聲,嘴角溢位一絲鮮血,淤血吐出,穴道已解,他往前走了一步,低聲道,“太遲。”

為什麼嘛,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