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內,少女軟甜的聲音在迴盪:

“不能放過你,是我的。”

“哎呀呀,沾到衣服了。”

“啊,不小心傷到自己了,好痛噢……”

房間內劈裡啪啦,不時傳來詭異叫聲。

秦振庭按了按眉心,她到底在搞什麼鬼?

男人直接走出浴室,看到眼前的景象,他臉色徹底變了。

入目處,一個少女坐在床上。

一根帶著鈴鐺的紅繩將她周身與雙手纏繞在一起,筆直端坐。

少女的手腕被勒出紅痕,外套已經被甩到一邊,狼狽不堪,她仍在小幅度掙紮著,引人遐想。

隻有那雙漂亮的眼睛仍舊無辜看像秦振庭。

“叔叔,你這麼快就洗好啦,可不可以幫我解開一下?”

秦振庭喉結動了動,眼神幽深可怕。

“叔叔?幫幫忙嘛……”蘇綿綿小聲哼唧。

秦振庭神色暗沉,抽出桌上水果刀用力一挑,繩索應聲而斷。

“好痛呢……”

少女撒嬌般呢喃在耳邊響起,秦振庭耳根一動,觸電般將刀子扔在桌上,轉身走向沙發:“把自己收拾乾淨。”

一分鐘後,蘇綿綿小碎步走到秦振庭麵前,眼角泛著羞惱的紅暈。

秦振庭猝不及防對上那雙又黑有亮的漂亮眼眸,心臟狠狠一跳。

該死,這小姑娘成年了?

他冷著臉示意:“坐。”

蘇綿綿小心坐在沙發上,神情惴惴不安。

抓妖把自己捆住,不會要扣錢的吧……

秦振庭眼底陰晴不定,緩緩點了根菸:“你做這一行多久了?”

“今天是我第一次接活兒。”

許是擔心自己被小看,蘇綿綿急忙找補,“但是我很小開始,外婆辦事都會讓我在一旁圍觀,算是耳濡目染噢。”

剛纔被自己的抓妖陣困住,真的是意外!

秦振庭神色陰冷:“你確定她是你的親外婆?”

平生第一次,他想要將那個陌生女人送進監獄。

蘇綿綿歪歪頭,有些不解:“就是親外婆呀,爸爸媽媽離開後,是外婆辛辛苦苦把我養大。她唯一的心願就是傳承不斷,我也很樂意做這個的。”

她腦中回憶起鬼怪香甜的味道,饞的口水都要下來了,已經開始尋思今天的咒妖是清蒸還是紅燒……

秦振庭頓了頓,眼神晦澀。

原來是孤兒,難怪……

沉默幾秒,男人眼眸晦澀:“李女士知道你是未成年嗎?”

“未成年?我不是呀,雖然我長得嫩,但是已經滿十八歲啦,成年人。”

蘇綿綿眨巴著大眼睛,雙手合十:“我們這一行看的是天分,不是年紀,叔叔,我肯定不會辜負林阿姨的期望的,你就給我一個機會吧,拜托拜托。”

一瞬間,秦振庭心裡某一塊兒莫名被擊中,眉頭微蹙:“李女士給了你多少錢?”

蘇綿綿眼睛瞬間亮起,笑的像隻偷腥的貓:“三十萬,全款。她真的好大方!”

“三十萬,你的第一次這麼廉價嗎?”

秦振庭莫名有些不悅,她未免太不把自己當回事兒。

“不廉價呀。”蘇綿綿認真開口,“這個價對新人來說很高了,我現在得趕快打出名聲,一個月接三十單,等有了回頭客,我就能漲價啦。”

秦振庭:“……”

“一千萬,這個月你歸我。”-